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

年轻气盛

*双杀手,全文1w2,我流意识流

 *都市特别奇幻爱情故事

1

 

 

安迷修走在街头,手插着格纹呢大衣的口袋,深绿漆粉墙鲜明地映着脸,勾出来从额角到下巴一条线。雷狮在远处遥遥瞄着他,心想:我假装不认识他。

 

 

是个外国人。容貌身材都很西式。很白,像荡圌妇梳妆台上的的脂粉盒子:悄悄掀开一看,雪花粉里蘸了星点的高等口红,似乎是恶妇给太太们无声的胜利的微笑,脸上无端生上一小抹红;然而这人走得太匆匆了,连个微笑都小气不舍得给你。雷狮遗憾,好吧,没有微笑就没有微笑,反正他会一直保持微笑。

 

 

一连串的深...

 
 
 
 

一生,一世,一辈子

我愿意说一生,一世,一辈子;只是因为我的宿命太短暂。我本是不信宿命的,我信任我的神,我的剑,我自认为斑驳的心脏——但我的一生中容不下那么多变故,背叛,爱情,生离死别。

若是故事,他讲的一定比我精彩——他乘过那么多次星云列车,吻过那么多颗星星,泛黄列车票一张一张用镊子贴在茶色夹板,玻璃鳞片揉进海浪里,海中走兽,陆地人鱼,海盗船蒸腾在罗望子的炙热香气里扶摇直上,全宇宙的星星只有他额间头巾绣着的那一颗黄色,所有夜空为了他出现太阳;我能讲的,只有他一个人罢了。

我坚信所有作恶多端的混蛋都能长命百岁,最好像我想象的那样,他一整个世界浸在蓝墨水瓶里,头颅和肝脏融化在他的梦想里,不要醒悟,不要道德,活的...

 
 
 
 

小团圆

没云:

*AC3 HC


*个人理解巨型cp脑OOC



在细雨昏沉的午后肮脏的白鸽躲在枯井里,没头没脑低叫该死的天气。康纳肯威伏在繁荣至腐烂的树根上,树睡在昏天黑地里,他的马睡在缰绳,马鞍和草地里,他睡在他的噩梦里。他厌恶这样的天气,于是他不防备致命弱点——好像真的有人能将匕首寸寸刺进他的心脏,从他心肺中搅出黑血和绝望。雷雨轰鸣时世界仿如白昼,他反倒是清醒的:他知道他将会像他的一切爱人一样,死在那样的天气。他知道他将会像海尔森一样。



他梦到海尔森被卡梅尼耶的烈火烧成灰烬,灵魂老死在开拓地的森林中;又梦见大地和平,战争停息,刺...

 
 
 
 

置顶

感谢您点开我的主页!!

✨这里是眠,请随意称呼🍻

✨产出:雷安/AC:LE/CH/HC/福华

✨磕:太多了(...)我是一个连我的两支笔都能磕起来的女人

✨洁癖到无感 即使对家的单人无差群像也不会轻易去看

会清理列表到一种自己舒服的干净程度!(对于对家)

✨请不要大意的扩我!!请和我唠嗑!!(孤苦老眠在线卑微.jpg)

✨认为一切事情都有可取性合理性

除了手头的文(...

✨文风变化巨大

💍❤️是华晨宇老婆!(ntm

爱他爱他爱他 大哥是我一辈子的男人

非常感谢您花费时间阅读到这里!🙈

希望能为您带来欢乐!💕

爱您!❤️

 
 
 
 

苦言

没云:


月白银线染成血色玫瑰,胸甲死沉的压进褶皱,伤疤和红痕。他全然不在意似的,像玫瑰花束中掉了支矢车菊,洒了整身的情人的红酒,和娴熟的唇舌交缠。壁炉焰火腾空而起,画布上橙黄色人影幢幢,松节油流下泪水;除立脚处遍地混乱铁器皮带,蒙了面大红绸金边斗篷,像一场光荣牺牲仪式。画家吻他梦幻而深情,快乐是简单的大海,和他做一场星星梦;他乜斜着眼睛乱晃,唇里溢出枯枝败叶,渡进画家心肺。



艾吉奥奥迪托雷脚尖挑起又点地,像在威尼斯老旧船舱里做梦,摇晃,奇异,漫长。梦里他又罪无可赦,在塔尖上仰倒进蓝色大海,闭眼吞食海水指尖冰凉,变成一块剔透的冰。而莱昂纳多拥...

 
 
 
 

没云:


佛罗伦萨只有一只鹰。不为别的,莱昂纳多·达·芬奇想,为着他的一柄剑,一滴血,一道伤痕,世人应该认知他,应该建一座高耸入云的塔为纪念他,世上没有鸟儿能飞上去,日光越不过塔尖。艾吉奥·奥迪托雷一生的一切:我们看到牺牲,看到大义,看到宏伟的生命。我们关注他坚不可摧的铠甲,关注冰冷的爱情尸体,关注他步向众生的顶峰;但我们还应平等注视着黑暗中血红的泪水,叹着气的无可奈何的血泊,山坡下与尸体共度的昏迷的梦。一颗枯竭脉络的心——莱昂纳多说:我看见他身后漫山遍野的玫瑰,于是我成为了他的情人。

 
 
 
 

天文日报



*试水
*background music:蕭邦《華麗大圓舞曲》——Dmitriy Lukyanov

“他好像一只猫。”约翰·华生想。

缭绕的鬈发。头发简直像一只大号棕色泰迪熊一样安静地卷曲着。灰尘与一切凝成花色大理石:睫毛、皮肤。匀速流动的青色静脉。低垂闭合的脆弱的眼睛——尤其睡着时,静止不动时,约翰·华生进一步想,闭起来比任何睁开的时间给人的期待都多:夏洛克福尔摩斯的视野是什么样的呢?阳光照耀下是蓝眼睛,阴影遮蔽下是绿眼睛,伦敦大雾是灰眼睛。华生年幼时以为人眼是彩色玻璃珠,光怪陆离倒映其中,世界变成只一种颜色;后来他学了医。现在他又忍不住这么想:夏洛克福尔摩斯的世...

 
 
 
 

ac真的是冷圈了
鹰鹰鹰
割腿肉产粮是心痛文明

 
 
 
 
© 热眠/Powered by LOFTER